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司马芳碑刻立于何时?
发布日期:  2020-05-25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1952年,西安市西大街北广济街口出土了一方碑额题名为“汉故司隶校尉京兆尹司马君之碑颂”的残碑,即《司马芳碑》。据碑阳残存“君讳芳,字文豫,河内……显考儁以资望之重识……”等文字考订,碑主应是司马懿之父司马防。此碑出土时仅存上半部,裂为三截,残高106厘米、宽98厘米;碑阳文字16行,中间两行损泐,存142字;碑阴上部14行刻属吏名讳,下部18行疑刻司马氏世系。碑额浮雕螭首,篆字圆厚肥重,碑阳文字介于隶楷之间,朴拙生动,体现着北魏平城时期的书法特点。

  有学者依碑阳“晋故扶风王六世孙宁远将军乐陵侯追……”一行文字,认为扶风王六世孙乃是司马懿第七子扶风王司马骏的六世孙,又据书法形制,推断《司马芳碑》刻立于东晋。但西晋时期,先后有司马亮、司马骏两人被封为扶风王,据碑文所记官职推断,此扶风王指司马亮,其六世孙应是泰常末年投奔北魏的司马准。因此,《司马芳残碑》的刊刻时间应在太平真君六年(445),是属吏为追念府主德政刻立的纪念碑。

  虽然《司马芳碑》刊刻于北魏太武帝时期,但碑文主体产生的时间应在汉末,碑阴题衔和司马氏世系应为北魏新增内容。公元440年前后,太武帝通过长期的征战,终于完成了北中国的统一,改元“太平真君”,开启了北魏政权的新时代。当时的北魏政权已成为胡汉民族的共同体,为了更好地处理民族之间的关系,太武帝推行了大量的汉化政策促进胡汉之间的融合。在政策影响下,汉族士人为彰显门第,纷纷重塑家族荣耀,《司马芳碑》就是在这种政治背景下产生的。司马氏作为皇族后裔,不同于一般的世家大族,允许他们刻立石碑,也是北魏统治者塑造自身正统性的行为体现。

  在诸多原因的综合影响下,奔魏的司马氏后人为追溯共同的祖先记忆,选择为司马防立碑来表达他们的复杂心情。而在长安立碑,不仅因为司马防碑原本就刻立于此,也因为关中初定,通过司马氏的立碑行为,可对北魏朝廷稳定关中地区的统治秩序有所助益。(碑林博物馆 魏晴晴)

【上一篇】: 没有了哦    【下一篇】: 风追大夏——记“国宝文物”大夏石马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