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熊道元买地券刍议
发布日期:  2020-06-01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熊道元买地券,刻于灰陶质砖之上,长30.7cm,宽30.5cm,厚4cm,面近似正方形,打磨光滑,涂以墨色,四周刻以单线边框,框内自右至左用朱砂竖书楷书二十三行,行间以细刻线相隔。其部分损坏,需要修复。

  买地券也叫地券、冥契、幽契。因其作为替死者购买阴宅、冢地的凭证而多数埋于墓中,故多书写或镌刻于石、陶、铁、铅、木、砖等易于保存质材之上,现代阴宅地契多是用白纸或者黄表纸写成。地券源于西汉,盛于东汉,发展于唐宋,清代逐渐走向衰落。从已公布的数据材料来看,全国大部分地区均出土有不同时期的买地券若干,其形制多以方形、碑形较为常见,也有少数造型独特,从其出土的分布范围来看,早期多出自中原地区,而后逐渐向其他周边地区辐射。

  该地券铭文为:

  维大明朝江西承宣布政使司瑞州府高安县三十四都三图在城生长人氏,商寓陕西省汉中府金州洵阳里西街居住,奉神买地。亡人熊道元等魂掩淅(息),未卜茔坟,夙夜忧思,不遑所厝,遂今日者,择此高源(原),迎地。占袭吉地,属洵江北岸,正坐亥山巳向,长生有气之源,堪为茔兆。梯已出备钱彩玖万,玖仟玖佰玖拾玖贯文,买到墓地一方。南北长拾陆步,东西共阔壹拾陆步,周围共长阔叁拾貮步。东至青龙,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内方勾陈管,分挚四城(域),丘成(丞)墓伯,封步界畔,道路将军,齐整阡陌,至使千秋百载,永无殃咎。若有干犯,并令将军、亭长缚付河伯。牲劳(牢)酒浦(脯),百味香薪(新)。共为信契,财地交相,各已分付。茔安已后,永保迪吉。知见人:岁主丁卯传送之神,月建辛亥登明之神;代保人:今旦(日)且(直)符功曹之神。故气邪精,不得干吝。先有居者,永避万里。若为此约,地府主吏,自当其咎。助葬主里外悉皆安呈(吉)。急急如玉(五)帝使者女青律令。券立貮本:壹先奉后土地祇,阴官神主;一本给付墓中亡人熊道元收把,准备付身,永远照用。今分券,背上书合同貮字,令故气付尸,永不侵争。须至券者。


  长命富贵千载富,金玉满堂万万年。

  知见人岁主丁卯传送之神+

  月主辛亥登明之神+

  代保人今日直符功曹之神+

  时值辛丑太乙之神+

  见证人东王公+西王母+

  踏地人白鹤仙+

  代书人水中鱼+


  此地权格式规整,内容详实,买地人熊道元是汉中府金州洵阳人,因其“未卜坟茔”,而此地于洵江北岸,“长生有气之源”,乃为吉穴,故择此高源,葬地信息十分模糊的以“吉地”、“高原吉地”等词语代替,这与“买地”这一行为的虚拟性有关,明明每方买地券所在的墓地都有明确的地理位置,但券文中却对此只字不提,由此或可以推测出“买地立券”的一项主要功能是告知各路神明、鬼魅、地下使者等,并非真正牵扯到实质性的土地信息问题。还有两方面因素:一是明确阴宅所属,不致出现因阴界官员对亡人情况的不熟悉而造成的错判误判进而导致亡人无法安宁,出现魂无所依的局面。一是反映其观念认知中明确知道阴阳相隔,无法将阳世与阴间的区划相等同,明知此类买地是更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慰藉,其作用旨在尽力趋避祸事。而这里的“源”实际上指“原”,上文中的淅(息),以及下文中的成(丞)、劳(牢)、浦(脯)和薪(新)等这种以别字借代同音或近音、近形字的现象在同时期其他民间书刻的碑文、铭刻中也是非常常见的。出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贯文买墓地一方,据洪亮吉《北江诗话》卷六云:“古人卜葬,必先作买地券,或镌于瓦石,或书作铁券,盖俗例如此。又必高估其值,多至千百万。”因此,此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贯文并非真正斥资如此。地契范围南北长十六步,东西共阔十六步,周围共长阔三十二步。这里的“一步”相当于1.2米,由此可见该墓之大。东至青龙,西至白虎,南至朱雀,北至玄武,内方勾陈管,分擘四城,这里的“勾陈”乃为星名之总称,而分擘即分别掌管、管理之意。墓地齐整阡陌,且今财地两交,地契已成。另外该契约的知见人:岁主丁卯传送之神,月建辛亥登明之神,“岁主”和“月建”是古人所谓的冥府和上天存在的神,除此之外,还有日主之神和时主之神,他们分别掌管每年、每月、每日、每时的事物,具有一定的虚构性,此处与天干地支搭配使用,据此可推出冥契签订时间为1387年。带保人、见证人、踏地人、代书人及作愿词中有东王公、西王母等神名是为使此券在阴间具有法律效应,但不承担现世中担保人的实质性责任,这便是冥契和地契的根本区别。遗憾的是该地契未涉及买地人的身份,但此券反映了大量的当时社会文化发展的信息,对民间丧葬风俗以及民众信仰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买地券带有浓重的宗教色彩,它的产生、发展及流行体现着人们对于“死亡”认知的不断发展和深化,是“生死有别”观念的一种具体体现,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古人的“天命观”,是古人天命思想在实践生活中的一种体现和延展。伴随着古人对于未知事物的认识和幻想不断加深,买地券的产生与世人对死后世界的幻想认知密不可分,当时认为亡人死后魂魄与肉体分离,去往一个等同于现世的阴间世界,那里也存在一套类似于现世的职能机构对其进行管理。思想观念中普遍承认存在天上、地下、人间三个时空概念,并赋予了其中的能力者以人性化色彩,在这些权力者中天地执掌阴阳两界,而阴界往往被幻想为各路牛鬼蛇神的聚居地,其对阳间的人具有一定的威胁性,因而普通人对其保佑一定的敬畏成分。人们相信一旦亡人肉体入葬后不能入土为安,那么其灵魂必将周游于阴阳两界之间,首当其冲受到惊扰的就可能是其家族成员。传统文化观念里认为:只有实现“生死有别”、“阴阳相隔”,亡人才不会“复活”于阳世,给生人带来不利。而买地券的出现正是保证了亡人对阴间土地使用的合法性,进而实现亡者安息、后世安宁,阴阳两界互不干扰。

  买地券作为传统丧葬礼仪文化中的一部分,其既是镇墓明器的物质表现形式,又以其特有文化内容为主要载体的一种抽象文化概念,反映了历史地理学、丧葬风俗史、古汉语使用等多方面情况,因此,值得我们深入探讨。(旬阳县博物馆 张小莉)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