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选择栏目:    
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发布
发布日期:  2018-12-17  访问量:    字号: [] [] []
简介:

 

 

 

 

 

 

 

 


  12月16日,浙江大学组织召开“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学术研讨会,同时对外正式发布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来自全国各地高校、文物考古、陶瓷等方面的领导和专家分享陕西陶瓷科技考古的最新发现,共同探讨文物科技考古的方法和研究成果。  
  陕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赵荣、上海大学原校长罗宏杰、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卫东、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周魁英、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名誉会长叶文程、陕西省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刘云辉、西北大学文化遗产院院长段清波、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赵西晨、河南平顶山陶瓷学院院长梅国建、陕西省文物鉴定委员副主任兼秘书长尹夏清、陕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蕴、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副会长沈岳明、陕西省富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徐晓均等领导和专家出席,赵荣、罗卫东、周魁英、徐晓均等领导分别致辞,刘云辉发布“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成果”。  
  据刘云辉介绍,遵照2014年陕西省文物局与浙江大学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了落实国家、省有关部门要求“进一步加强富平银沟遗址调查、勘探、考古和保护工作”的指示,在陕西省文物局的指导下,2015年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负责牵头,委托浙江大学以课题组的形式组成研究团队,开展对“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项目进行跨领域、多学科合作研究,成立以浙江大学为主的“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项目”课题组。在陕西文勘公司前期考古调查和勘探的基础上,对银沟遗址古陶瓷科学考古项目开展合作研究,课题组查阅大量文献资料,从考古学、材料学、工艺学等不同角度进行全面、系统、科学的研究,历时三年多课题组团队取得了多项研究新成果。  
  众多文物、考古调查和勘探资料表明,富平银沟遗址发现的古残瓷片,数量庞大、品种丰富、品质精良。同时发现了古窑炉及窑具等实物。研究表明:富平银沟遗址是中国古代陶瓷生产非常重要的遗址,在中国陶瓷史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运用热释光测年技术对银沟遗址发现的部分古陶瓷标本进行测定,结果表明其烧制年代在唐中晚期至北宋中晚期。由此可见,该地区早在唐中晚期已形成了一个有相当规模、品种多样、技艺高超,产品质量领先的北方制瓷窑群体系。 
  经过对该地区陶瓷原料的调查及科学研究,初步查明富平县具有白坩泥、青坩泥、黄金土、紫金土、羊脑子等5类陶瓷矿产类型,从而形成了有高岭土、石英矿、绢云质瓷石、方解石和含赤铁矿量非常高的紫金土等共生的天然矿床。通过对该地区制瓷原料地质成矿机理的研究,基本弄清楚了相关地层的形成过程与机理,认为富平县的陶瓷矿产资源经历了8个阶段的成矿过程,形成5种成因的陶瓷矿床。成矿过程复杂,矿床类型多样且具有鸡窝状分布特征。该地区独特的陶瓷原材料资料可同时配制青瓷、白瓷、青白瓷、黑瓷和酱色瓷,这在中国陶瓷史上是极其罕见的。该地窑场至迟在唐代时已掌握胎、釉二元配方技术。  
  该遗址出土的陶瓷残片品种丰富,窑场既烧制青瓷,还烧制白瓷、青白瓷、酱色瓷和黑瓷。工艺技术水平非常之高。特别是青瓷和青白瓷的工艺、技术水平属当时最先进的水平。研究提出:该地区的窑业成就不但填补了陕西唐代制瓷史的历史空白,而且有望改写《中国陶瓷史》。  
  该地区出现的早期窑业与文献记载的“鼎州窑”和“柴窑”的时空相吻合。而比现已发现的“耀州窑”早一百多年。故该地区窑系定名应以唐“鼎州窑”谓之更为合理,五代至宋形成的“耀州窑”窑场群应是 “鼎州窑”窑系的传承与发展。银沟遗址的发现和研究,为解决古代文献中记载的鼎州窑、耀州窑、乃至纷争不息的悬案“柴窑”的破解提供了新的线索和思路。  
  浙江大学等单位组成多学科交叉、优势互补的研究团队,运用先进的科技手段,从考古学、材料学、工艺学等不同角度,对银沟遗址当下发现的古陶瓷标本以及相关的遗物和遗存进行了较为系统的研究,技术路线设计合理,方法正确,这必将是未来科学考古研究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据了解,近年来浙江大学响应文化强国战略,努力推动文化传承创新,十分重视考古文博学科的发展,在科技考古、文化遗产数字化保护等方面逐渐形成了浙大的研究特色,“富平银沟遗址陶瓷科学考古研究”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研究项目。在陕西省文物局的指导下,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周少华教授团队和陕西省文物勘探有限公司合作,历时三年开展全面系统的研究,取得可喜的研究成果。(屹夫)

主办:陕西文物数据中心 地址:西安市小寨东路91号